海外投资移民需要注意哪些?你真的了解海外投资移民吗?-海外投资移民需要注意哪些?你真的了解海外投资移民吗?-【移投策】

海外投资移民需要注意哪些?你真的了解海外投资移民吗?

条评论 1564

2017-12-11

随着移民行业的热度愈发加快,海外投资移民项目已经渐渐走入成为大众人群的视野中,海外投资移民需要注意哪些?已经成了许多人关心的问题。究竟这个疑问如何解答,管媒给到我们很好的回答。

由于海外投资的不断地增长,在有关部门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后,对于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

但是到底哪一种海外投资是投资,哪些是资产转移?海外投资移民需要注意什么?

就这些问题官媒采访了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尹中立。节目中尹中立表示,发改委所谓“非理性”话中有话,这些行为(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对外投资)并不是以增加生产为背景的,实质上是一种转移资产行为。

投资移民

以下是详细内容:

主持人:首先您怎么看待发改委的发布会,突然非常明确表达了这样的态度。(编者注:发改委发言人称有关部门将继续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体育俱乐部非理性对外投资风险)

尹中立:我觉得是在情理之中,因为去年的对外投资数字实在增长太快,所以说今年不是说非正常下降,是因为它回到了一个正常的区间,所以与其说现在的数字下跌幅度比较大,引人关注,还不如说是去年的增长速度过快,更加令人担忧。所以说有关部门一而再,再而三强调有五个行业出现了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情况,我觉得现在应该说管得比较及时,这个方向是非常正确的。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下降比较快是针对今年的数字,像今年1到6月,中国对外投资总额合作同比下降45.8%,然后上半年全国房地产业对外投资同比降幅超过八成,但是它很多买是在去年发生的,今天这段话中特别用了“非理性”这个词,您怎么看待非理性这个词?

尹中立:所谓的非理性,实际上是话中有话的,意味着这些行为并不是真实的,以增加生产为交易背景的,本质上是一种资产转移的行为,所以用了“非理性”这个词是有所指的。

主持人:您的这段话也特别值得分析,今天发改委的新闻发言人没这么说,但是之前商业部的新闻发言人可是说了,对外投资他用的词既有“非理性”,还有“真实性”和“合规性”,您怎么看待我们有些对外投资它可能没有真实性,也不合规?

 尹中立:是的,就是它这种投资钱是出去了,但并不是真正投到企业里面去,实际上是把境内的资产转移到境外,只是找了一个幌子,或者是找到一个通道。

 主持人:这里还涉及一个问题,今天发改委的这段话还特别用了一个“风险”,你觉得从国家和有关部门谈到的“风险”较来说,已经呈现出哪些风险是需要提防和担心的?

尹中立:分两个角度,一个是监管角度来看,主要的风险是金融风险,因为他们主要担心的是外汇资本的过度外流会冲击到中国的外汇储备稳定,进而会动摇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如果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会受到挑战,那么会引起一系列其他的反应,首当其冲的将会是房地产市场,如果房地产市场价格出现大幅度下跌,那么又会引起金融市场的稳定以及实体中较多行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这是监管者所不能容忍的风险。

主持人: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也有媒体报道说中国之前的外汇储备已经接近四万亿美金,但是这一两年急剧减少了将近一万亿美金,我们姑且一听,但是这就体现出来明确的风险,对吧?

尹中立:是。这不是危言耸听,监管部门之所以形成合力,现在站出来公开,而且高调表态,实际上是有它的针对性,那么这个风险从投资者和银行的角度来看,他们最关注的是企业的流动性风险和信用风险,比如说某个企业一旦上了监管的黑名单,那么这个企业在国内的融资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就会出现流动性风险,甚至是流动性危机。到期的债务如果不能够及时偿还的话,就会出现信用风险,银行的坏账就会增加,对于股票投资者来说,这些企业的股票毫无疑问会下跌。

主持人:一会儿我们再探讨其他的问题,的确,刚才尹先生提到,大家马上会想到很多的公司和很多的名字,一旦你的股票被封在那儿了,而且你觉得接连要跌停,但是人家迟迟不开盘,你要去讨债,现在以为没事了,但是这面监管一发力,它马上让你处于一个连续亏损的状态,其实个体的风险也在加大。接下来针对这一段发改委新闻发言人的话,我们继续观察。

主持人:由于中资收购了AC米兰,那么AC米兰在这个夏天中资花出去了多少钱买球员呢?超过了两亿欧元,当然这是媒体报道的,能挣回来吗?另说了。接下来我们看看这些大手笔,我加一个引号——“大手笔”,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创下1456.7亿美元的历史新高,这还是2015年,2016年其实非常疯狂,同比增长18.3%,超过了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对外投资国。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的研究员尹中立。我们现在要来分析一下,也有这样的一种声音我们也听到了,说“人家企业走出去,自己花自己的钱去买人家的企业,承担一定的风险,这很正常,你干嘛要管人家呢?”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尹中立:其实这种议论是不正常的,如果完全是自己的钱在外面干什么都可以,但问题是它的钱来路不是自己的,这些机构大多数的境内负债率都特别高,也就是说它拿着境内从银行借来的钱,或者从其他金融机构借来的钱到国外去挥霍也好,购买资产也好,这种行为如果在境外投资一旦出现失误,那么境内银行的坏账就会大幅度增加,也就是说增加了境内的金融风险,给它自己脸上贴金,或者给它自己口袋里赚钱。

主持人:墙外去开花,但是墙内其实可能是很脆弱。

尹中立:对。

主持人:那接下来我们还要分析一下,有很多的企业家其实人家不傻,咱们在这里不去点名,而且纯属偶然,如果要说联想到哪个企业的话,但是您帮我们分析一下,有很多对外投资图的是啥呢?他其实知道这里要靠面上赚钱是赚不回来的,但是他有哪些想法,在这样的渠道当中悄悄去实现呢?

尹中立:我觉得在这些投资的渠道当中,应该说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就是现金流,回收现金的能力相对来说比较强。在国外金融领域有一个共识,一旦一个企业或者一个领域能够经常和现金打交道,那么涉嫌洗钱的可能性就比较大,所以不排除人家收购这些资产实际上有他自己另外的一种,很难用语言直接表达的目的。

 


主持人:是否也存在除了洗钱之外,有一定的转移资产的可能性?

尹中立:是。

主持人:那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怎么来解读,我们这些年其实也在倡导走出去,但是在走出去的时候,为什么突然有了这样的“非理性投资”,或者说这样的一种监管,好多人可能会误读,“你是不是要走出去的大方针要扭头向回走了?”

 


尹中立:是的,这种行为为什么在最近两年大行其道,以前为什么监管部门没有把它作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提出来?实际上有客观的原因,从境外的国际因素来看,美联储的加息,境外和境内的资金息差在缩减,所以很多资金就会选择离开中国到境外去购置资产,有这方面的考虑。另外一个方面的原因是2015年底到2016年,中国境内的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的价格异军突起,所以就形成了境内和境外资产价格的差。简单来说,中国居民的收入水平没有美国或者欧洲的高,但是我们的房价不比别人低,那就意味着我们的房价相对比别人高,就形成一个套利操作的动机存在。

主持人:我们也注意到有非常著名的企业在最近一段时间卖掉了自己国内大量的资产来回收现金,有人说这是还银行的钱,让大家担心,很讲政治等等。接下来我们继续联线尹先生,您觉得这跟我们这几年提倡的走出去不矛盾吧?

尹中立:不矛盾,现在监管控制的对象是以套利或者转移资产,非真实或者非理性的投资,正常的对外投资还是鼓励的,并没有方向性的转变。

 


主持人:透过最近的一些新闻,您肯定也在分析,能够感觉出来,第一个,从数据上显示,我们今年对外投资的数字某些领域已经下来了,像房地产下来得非常明显,减了百分之八十多,是否意味着很多原来不太真实、不太合规、非理性的投资者已经意识到了某种问题,现在开始听话了?

尹中立:当然了,现在中国的企业应该说都形成了共识,就是说任何投资都要讲政治,与监管者对着干不会有好处的。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分寸您觉得该怎么拿捏呢?就是坚持走出去,坚持开放,另一方面是风险防控。

尹中立:对外开放总的基调我觉得实际上是在不断向前迈进的,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必须要控制好潜在的,或者说未来防范各种金融风险,二者之间应该做到权衡,一旦偏废了一边,就会形成一些不必要的后果。

主持人:这也就需要监管者,可能现在正在形成合力,对吧?

尹中立:对。所以这个金融工作会议实际上为未来的改革开放,或者说金融发展奠定了一个基调,正如新闻发言人所说,为了让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在金融监管方面设置了一个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所以在未来的金融监管协调方面会更加有效,不留死角和空白。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您给我们带来的解析,我们也希望风险最小。

尹中立认为这些机构境内负债率很高,拿着从银行借来的钱在国外挥霍,购买资产,在境外投资一旦失误,这增加了境内银行的风险,增加了境内金融风险,给他自己贴金。这些海外投资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回收现金的能力不是特别强,不排除有洗钱嫌疑。”

 

其实从上面的对话中,不难看出。海外投资移民还是有着一定的风险性质。毕竟投资行业是机遇与风险并存的,如果想要得到一些东西,就要舍去一些东西。在这里需要提醒一下大家:投资需谨慎。

 

所有评论
©版权为慷秉商务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所有 2013-2020      沪ICP备18013213号
查看对话